阿孝最近不开心了

阿孝不开心,贞德 很不开心

我真的沒有欺負他,可惜用face app一搞他就有兩排牙

只是一個腦洞,裡面還有一些心理測量者的劇透_(:3 」∠ )_慎入

占tag致歉,這隻是一個拔杯腦洞,有心測劇透,大家小心。
不知道有沒有人看過心理測量者(那個第一季超棒,而且狡嚙和槙島的關係簡直了,不能共生亦不能獨活,拔杯既視感)感覺au蠻適合拔杯的。(心測世界觀請自行百度,真的不吃這口安利麼)
小茶杯是公安局的監視官,有一個養女阿比蓋爾,是一次任務中救下來的孤兒。薇薇因為色相的關係不得不停職,於是跑去心理醫生漢尼拔那裡看醫生。
拔叔表面上是協助公安局的醫學家于心理醫生。其實上是殺人犯,因為是免罪體質,所以色相純白。
叔騙了薇薇,假意幫薇薇治療,讓薇薇的情況暫時好轉可以回去工作。實則操控薇薇,讓薇薇的色相更加渾濁就不說了,還引導薇薇反叛西比拉(就是這個世界觀裡面的管理系統)。
其實叔對西比拉的真實面目有著一定的了解,然而並不是全部。叔為了誘導薇薇去了解和揭開西比拉的真面目,製造了一連串的事件。讓薇薇捲入其中。並且不斷的誘導薇薇去探索西比拉的真實面目。
終於西比拉的真面目被薇薇揭開了。就在面對西比拉真相的時候,薇薇也發現了拔叔的秘密。拔叔想讓薇薇成為同等於自己的存在,並一同結束這個時代或是逃亡。而薇薇無法接受任何一邊的真實。他拒絕了漢尼拔,但是放走了拔叔。但是捲入的薇薇已經沒有容身之處了。西比拉開始追殺薇薇。
西比拉自然不會放過拔叔的存在,於是向拔叔發出了希望對方加入的邀請。然而拔叔拒絕了。於是西比拉決定追捕拔叔,強行要求加入。薇薇被托以這個任務。條件是赦免薇薇,只要薇薇保持沉默。若不接受,便殺死薇薇和阿比蓋爾。
薇薇接受了任務,前去追殺漢尼拔。
最後薇薇抓到了拔叔。拔叔正妄想以一人之力發動恐怖襲擊顛覆西比拉(參見心測最後槙島聖護幹的事情,然而具體事件估計還是重新編排)拔叔讓薇薇在此重新選擇,是和他走還是選擇聽從西比拉。。。
至於薇薇怎麼做了,我還是不說了,可能和心理測量者原作裡面一樣,也可能不是。占tag致歉again

日常欺負呆八,哈哈哈哈哈哈,感覺呆八女體太美了face app有毒

【拔杯】食粮【恶魔拔x幼年杯】

写文新手,灵感来自安德烈纪德《人间食粮》和《浮士德》

望大家多多指教



——我心里萌生出强烈的愿望,恨不能带那个孩子去流浪。

作为一名流浪恶魔,汉尼拔莱克特的外貌无疑太过华丽精致了一点。无论是从他那剪裁精良服装,还是那头油光水滑如同水獭皮一般的沙金色头发上,都看不出一丝常年奔波的迹象,反倒是更接近一名优雅富裕的绅士。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一个徒有其表的绣花枕头。没错,就算是在古老的高阶恶魔当中,像莱克特先生这样强大的,也是不多见的。当优雅,冷静,带着完美无瑕的礼仪和一颗残酷无情的心,汉尼拔的狩猎从来没有失败过。

在汉尼拔手里,神爱世人只是一句笑话。无论是老人还是孩子,乞丐还是国王,在他面前只有乖乖交出灵魂的资格。

然而就算是最伟大的恶魔也是有弱点的。

——汉尼拔莱克特憎恨厌倦。

而那正是致命的。好奇心有着强烈的危险性,不亚于最浓烈的毒药。

而这份毒药的提供者,现在正站在恶魔面前,用空洞的灰绿色眼睛望着他。

 

 

汉尼拔第一见到威尔格列厄姆是在一个潮湿的午后。夏日的骤雨方才停歇,田野散发着淡淡的土香味。饱餐的汉尼拔百无聊赖的在田野边缘的树林里徘徊,优雅的用他那四只修长的蹄子踏过积水的土地,壮观精致的鹿角优雅的在枝杈间穿行。没错,此时的汉尼拔是一头优雅的黑色公鹿,那是他的伪装亦是他的原型。雨后天晴的阳光带着些许夏日特有的慵懒惆怅,被错落有致的枝杈渲染后为一切蒙上了美丽而不详的阴霾。一切都让强大的恶魔感到十分满意,于是他快步踏过林中小径,正如同世上所有烂俗的三流小说一样,情节开始将人物导向遇合。没错,就在这弥漫着阴郁气息林子里,汉尼拔见到了与做猎场看守的父亲一同出门巡视的威尔格雷厄姆,那带着幽灵般通透感的,漂亮到不可思议的男孩。

都说欲望是魔鬼,然而真正高尚的欲望不是出于占有,而是出于施爱。对于欲望,恶魔往往比人类在行也高尚的多,同时也更加致命的多。

——而汉尼拔决定顺从欲望,那接近于兴趣与好奇的欲望。

 

趁着老格雷厄姆不注意的间隙,恶魔悄无声息的逼近了他的猎物。

男孩就在那里,坐在老橡树兀起的树根上,呆呆的望着老格雷厄姆干活的背影。两眼空空,出着神。

恶魔迈着他优雅的蹄子,从遍布着落叶的地面上踏过,来到了男孩身后,为了引起对方的注意,汉尼拔低下头,轻轻地在男孩耳边喷了口鼻息。

感受到耳边温热的气息,男孩回过了头。只见一头漆黑的公鹿静静的站在自己的身后,用说不清是琥珀色还是猩红的眼珠望着自己,目光深不可测。出乎意料的,他并不觉得害怕,反而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平日里大人们总是苦口婆心的在他耳边告诫野生动物的危险,然而在汉尼拔深邃的目光里威尔察觉不到一丝危险。只见他们就这么痴痴地互相凝望了很长时间,以至于多年以后威尔回忆起来任觉得当时的自己傻得可笑。

“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一股不可抗的力量像电流般穿过全身,驱动着威尔问出了这个可笑的问题。一般人那会问一头鹿这种问题,然而他偏偏这么做了。

汉尼拔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用蹄子轻轻地敲了敲露出地面的石块。扣扣的声响在空气中回荡着。

“回答我。”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威尔催促着,“我知道你是从别的地方来的,我们这里没有你这样的鹿。”大概是出于对自己愚蠢行为的懊恼,威尔搬出了质问的语气。

自然公鹿依旧没有回答。

“我怎么会这么蠢,以为鹿会说话。”威尔自嘲道,扭过头忽视了鹿的存在,毕竟它应该不会伤害自己。

“我叫做汉尼拔莱克特。”

冷不丁,一个低沉的男声从背后响起,吓得威尔跳了起来。

“什。。。什么。。你你你。。你会说话!!!????”

“抱歉吓到你”汉尼拔伪善的道着歉。

“可可可。。。你是一头鹿!!”

“不,我是鹿神。”汉尼拔说了个谎,这对恶魔来说是家常便饭,“而且要我说,你的行为有点太过冒失了,格雷厄姆阁下。”

“什。。什么”威尔一时还没接受现在的状况。一头雄鹿会说话,说自己是鹿神,还知道他的名字,而且还叫他“格雷厄姆阁下”,这让威尔不太消受得来。更何况他还是平生第一次被人(也不知道算不算被人)称呼为“阁下”。之间他本能的回头寻找自己的父亲,却发现方才父亲站立的地方已经空无人迹。

“你。。。”

“放心好了,你的父亲只是暂时去其他地方忙活了,若果阁下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找到他。”恶魔假意安慰道,“我不是来伤害你的,格雷厄姆阁下。”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威尔明明没有放松警惕,却还是不禁有点好奇。

“我是神,我知晓一切。”汉尼拔撒着谎。

“你是神?”威尔注视着眼前的公鹿,细细的打量着,“我看不是。”

听到这话,汉尼拔罕见的感到有些惊讶,很少有人能识破他的谎言。出于谨慎,恶魔打算先试探。

“那么你认为我是什么呢?格雷厄姆阁下”

“我不清楚,但至少你定不是神。”男孩用双眼无神的望着他。

威尔的回答让汉尼拔松了口气,同时又让他有些失望。但是为了能够继续取乐,恶魔还是保持着温柔的态度,假意问道:

“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威尔格雷汉姆阁下”

“因为神明不会怀有拿别人取乐的欲望。”威尔盯着公鹿深不可测的瞳孔说道,“而你现在同我交谈的唯一的目的,便是取乐。”

威尔的眼神与话语让恶魔震惊了。眼前的男孩居然解读出了恶魔的心思,汉尼拔不尽有些振奋。要知道几乎没有人能解读恶魔,更何况是汉尼拔这样的恶魔。

恶魔忽然有了玩乐的兴致。

“很遗憾,你错了格雷厄姆阁下,据我所知神明都是些享乐主义者,取乐便是他们的本职。我算是其中比较节制的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汉尼拔的语气中带这些出于真心的嘲讽。

“是吗?”威尔格雷厄姆露出了不置可否的表情,“这和大人们说的不太一样。”

“相信我,格雷厄姆阁下,神爱世人只是神职者欺瞒世人的谎言罢了,当然这样的确在增加募捐收入的同时给了世人自我安慰的的窗口。”

威尔并没有立即接受恶魔的说法,只见他依旧静静的望着汉尼拔的眼睛。

“我不怎么相信。。。虽说,我也不相信神”

“就算是上帝也不一定仁慈,相信我格雷厄姆阁下。上帝是残酷的,上个礼拜三,他将教堂的石墙推倒在34名正在祈祷信徒身上,而他的目的 只是为了品尝力量,上帝。。。。。”

“不比你更仁慈,不是吗?莱克特先生,你想这么说。”威尔用了果断的陈述句。

汉尼拔越来越满意于威尔的反应,这是他在这长久的生命中头一次想要称赞上天的造物。

“称呼我为汉尼拔便可,格雷厄姆阁下。”恶魔保持着一贯的温柔,即使强烈的欲望煽动着他的内心。

“我叫威尔,你知道的。”威尔将实现从公鹿身上抽离,落回了自己的脚边。

“那么我们便是朋友了,是不是?威尔。”恶魔的话语一如既往地透露着真诚和友善。

然而威尔并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背对着他,一声不吭,徒留汉尼拔在身后等待。

他们沉默了好一会,恶魔已经有点心烦了。说真的急躁这种情绪杜宇恶魔来讲不常见,毕竟么得生命近乎永久,再加上这并不体面,恶魔都是心高气傲的,更何况是以绅士自诩的汉尼拔。意识到这点,汉尼拔承认自己今天有点不在状态。

“威尔。。。。”

“威尔!!小兔崽子你又跑到哪去了??!!”

远处,老格雷厄姆的呼唤打断了正准备继续向威尔发动攻势的恶魔。汉尼拔现在有些不满了,但是他现在并不打算惩罚老格雷厄姆,毕竟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就算他不出手,这个人类也会死去,腐烂,变得毫无尊严。汉尼拔悄悄地退回了黑暗。

 

“威尔!威尔!原来你在这儿,我找你找得可苦了!!”看见坐在树桩子上的威尔,老格雷厄姆松了口气,但随即有想起了应该好好让这个小子长长记性,免得以后林子里走丢了被狼叼走,他只有威尔这一个儿子。妻子因为产下死胎而精神失常之后,老格雷厄姆身边只剩下威尔了,这儿子可丢不起。于是他又板起了面孔,狠狠的拎起儿子的耳朵,大声吼道,“我告诉过你不要在林子里乱跑,走丢了怎么办?!碰见野兽怎么办?!到时候我可不救你!!!”

“爸爸。。。我刚才只是想休息一会儿。。痛痛痛。。然后。。”痛觉和唠叨让威尔皱起了眉头,抬头向父亲漏出了可怜巴巴,恳求解释的目光。

“然后发生了什么?”在教育孩子方面一向雷声大雨点小的老格雷厄姆松开了掐在儿子耳朵上的手,问道。

“一头黑色的公鹿,他有很大的犄角,还会说话。。看那边。。他还告诉我。。。。”威尔回过头指向身后汉尼拔曾经站立的地方,然而那里中余下一小片落叶遍布的空地。

“别胡闹了,那里什么也没有。你什么时候学会撒谎的威尔。”老格雷厄姆觉得他应该好好思考下儿子的教育问题了。

“没有!我没有撒谎,爸爸。。。真的有公鹿,黑色的,他刚刚还在那里来着!!”望着眼前空无一物的光景,威尔辩解着。

“但是鹿不会说话,更没有名字。你看这里连个蹄子印都没有。”听了儿子的话老格雷汉姆的心中产生了另一种担忧,“威尔,你要分清楚幻想和现实。你不能。。。”

“我不会变成妈妈那样的。。。爸爸。。我分得清楚。”威尔的心里有些别扭,但是那里的确什么也没有,地上也没有脚印,一切的一切太过于接近幻觉,威尔无法再争辩什么。

“那就好,威尔,希望真是如此。”天色已经不早了,老格雷厄姆并没有深究下去。只见他整了整背上的工具,看了看手表,说道,“是时候回家了,威尔。”

“好的,爸爸。”威尔小声回答道,心里依旧思索着方才的一切

tbc

鷓鴣鳥之夏是什麼啊,姑獲鳥之夏好不好哈哈哈哈哈哈站tag致歉

梅森的dumb way to die

【Hannigram】论课间谈话【如果拔叔和杯子是同桌】

一天我们Will Graham同志提前吃完中饭回到了教室,只见自己的同桌Hannibal Lecter正坐在位置上专心致志的涂涂画画,从那副神闲气定的样子足以看出某人并没有经历“越过一群恶鬼,大步冲进食堂,三两下塞完午饭,在小跑着冲回来”这一历程

“你没吃午饭吗”Will忍不住向还不是很熟悉的新同桌问道。

“没有,Graham同学”Hannibal停下了手边的工作,“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好奇你为什么不去吃饭,以及你在画什么?”

“不要一次问两个问题,Graham同学,以及我只是不喜欢学校的伙食”说着Hannibal递上了手中的素描本。

“那个,Lecter同学。。。。你为什么要画这么多食物?”

“那是因为我饿了”

Will翻了几页

“。。。你为什么要画Mathew。。。。”

Mathew是Will唯一的的朋友,而且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来学校了。

“因为我在放学路上碰到了他,他和我提起了你,我只是试着画画。。。以及我饿了”

“好吧。。。”

说完Will又翻了几页。

“你为什么画我。。”

“因为我饿了”

END


ooc严重系列,对话的灵感来自中午和同桌的交流【大概是老汉会画下每一次(想)吃的食物吧】

我是毁杯小能手,大致是发儿一样的幼拔和幼杯,被强行套上水手服还有刮掉胡子的杯,以及花仙子杯子

叫威尔的一般都是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