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孝最近不开心了

阿孝不开心,贞德 很不开心

【一级恐惧】洛丽塔和平面镜【罗伊x艾伦,马丁罗伊艾伦3p】【三观不正当心】

洛丽塔AU,主罗伊x艾伦,副马丁x罗伊,马丁x艾伦

继父马丁,双胞胎艾伦,罗伊

三观不正预警

Ps.糯叔生日快乐

那大概是在婚礼前两个月左右,马丁第一次见到了那对该死的双胞胎。

说真的,马丁听自己的交往对象提起这俩孩子好几次,对于那所谓‘过分乖巧的哥哥艾伦’和‘满脑子鬼点子的弟弟罗伊’也有了耳朵磨起茧的了解,但是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马丁还是忍不住感到有些惊讶。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一个模子刻出的柔和五官,同样眼角下弯的湛蓝色眼睛,同样对于同龄人来说过于细瘦的身材。

---------艾伦·斯坦普勒和罗伊·斯坦普勒的脸上却挂着两种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天差地别的神情。

‘上。。。上午好,威尔先生。’各自的介绍完成后,遵从母亲的吩咐,双胞胎中的一个先开了口,声音细小到若不细听便会被当成蚊子叫的地步,但是软糯的口音意外的讨人喜欢。

说完后,带着些怯懦的男孩回头看了看站在一边一言不发的兄弟,仿佛在征求意见或者说是在等待对方的命令。

然而,对方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不发一语,怔怔的瞪着初来乍到马丁,神色中带着厌弃,仿佛马丁是个十恶不赦的恶人,专程来夺走他们的生活。

马丁猜想这可能是源自男孩子对于母亲那种天生的保护欲。

----------日后回想起这一刻,马丁真觉得自己天真的可笑

‘上午好,我想你就是你们妈妈常常提起的艾伦吧?’马丁弯下腰,让自己可以直视对方的眼睛,用尽量友好的口气向对方招呼到。

男孩怯生生的点了点头,然后习惯性的将视线投向站在一边的兄弟,而后者正用一种罗马皇帝审视叛军和懦弱将领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两人。马丁发现艾伦投向弟弟的眼神中总是带着敬畏,这在兄弟关系中可不常见,不过考虑到二人是双胞胎这一点应该也算是解释的通。

‘所以,你就是罗伊喽?你们的妈妈常常谈起你们两个’马丁向艾伦伸出右手,而罗伊却依旧一动不动的看着他,居高临下的神情中带着乖戾。只可惜当时的马丁并没有察觉。

伸出的手僵在原地,马丁有些无奈的窝火,但是为了给女友一个好印象,他不能对自己将来的继子发火,所以他强压下心中的火气,揉了揉艾伦的脑袋,起身同孩子们的母亲开始了新的谈论。

余光中,马丁发现罗伊方才便十分阴沉的脸色变得更加凝重了。只见罗伊黑着脸拉起自己的哥哥向走廊深处跑去。马丁发誓当罗伊牵起哥哥的手时,他分明看见艾伦的肩膀颤抖着缩了缩。

‘罗伊!不要在走廊上乱跑!’

母亲的数落并没有阻止我行我素的罗伊,而艾伦所能做的也只有在母亲的怒吼中瑟缩自己。

看着双胞胎离开的背影,马丁的内心翻腾起一些令人不适的念头。

 

 

风风火火的忙碌了一阵子,马丁也终于把自己的终身大事解决了。作为一名成功的律师,马丁的单身时光长的让人难以置信。就当周围的亲友们一度以为他这辈子注定要打着光棍度过了的时候,马丁却一改以往不近女色的作风,在仅仅几个月时间里完成了从约会到结婚的全套任务。而结婚对象又是一位早年丧偶小有积蓄的半老徐娘,也难怪他身边一时间会冒出这么多流言蜚语。

然而当事人真正的用心,估计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日子过得飞快,一晃几个月过去了。乖巧怯懦的艾伦早已习惯称呼马丁为‘爸爸’就连一直抗拒马丁存在的罗伊也在母亲的威逼下破例喊了马丁一声没好气的‘爸’。不知不觉间,马丁已经融入了新的生活。该忙的工作还是一样繁忙,去酒吧消遣的时光被缩减到一个月两次,回家后面对着妻子和两个继子,马丁不禁想要嘲笑自己。

‘你和那群成天庸庸碌碌的中年人也没什么两样嘛?’

他暗自吐槽道。

 

本来日子就这样过得平淡无奇,马丁也应该一如既往的顶着一头因为操劳而灰白的头发在事务所,法院和家庭之间忙忙碌碌的奔波着。

 

平凡到过分。

 

‘爸爸,教导主任说要见你一面。。。。’这天傍晚时分,向来胆小怕事的艾伦叫住了还没来得及脱下外套的马丁,用他那怯生生的软糯嗓音小声对继父说道。

‘怎么了?’妻子去娘家探望,工作了一天还要自己准备晚饭的马丁心情本来就不怎么好,现在更是头痛欲裂。他好奇的挑起一边眉毛,‘罗伊呢?’

他不相信乖巧到近乎懦弱的艾伦会闯什么祸。

‘是罗伊。。。。。他和人打起来了。。。’艾伦小声解释道,他低垂着脑袋,仿佛犯错的是他自己,‘罗伊还在学校,妈妈不在。。。所以。。’

‘我知道了’马丁在心里叹了口气,说着重新披上了外套,‘呆在家里等我回来,晚饭过会我会带回来,冰箱里有昨天剩下的披萨,记得用微波炉热一热再吃。’

叮嘱完注意事项,马丁将艾伦留在家里,起身去了学校。

 

平生第一次被老师因为孩子的事情叫去学校的马丁终于好好体会了一把当家长的感受。

-------当然,讲真的他并没有乐在其中。

一切就如家庭情景剧中描写的一样,充满了老师的絮絮叨叨和孩子的支支吾吾,不,确切的说应该是教导主任的抱怨和罗伊的沉默。其实讲真,对于像罗伊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在学校打打闹闹也是正常的事情,但是眼前的教导主任似乎已经对于罗伊一直以来的恶劣行径忍无可忍,只见他用一种对于男人来说高亢的可笑的刺耳嗓音持续不断的抱怨着,似乎要将多年任教所受的委屈都一次性到给刚刚当上父亲的马丁。

在结婚之前马丁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有这样的一天,确切的说他连想的念头都没有。而他现在心里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时间能过的快一点,好让自己赶快熬过这场折磨。

 

好不容易结束了漫长的谈话【确切的说是单方面的抱怨】后,马丁终于可以领着罪魁祸首离开了。外面的天色早已一片漆黑,路边的街灯明晃晃的亮着,刺目的提醒着时间不早了。马丁一面思量着如何解决晚饭,一面低头看了看手表。

------8:30该死的晚

马丁叹了口气,低头看了看身旁的罗伊。

‘饿了吗?想吃什么?’强压下怨气,马丁用尽量平和的语气询问一言不发的孩子。

-------讲真的现在他已经没有一丝饿的感觉了。

闻声,罗伊抬头看了马丁一眼,依旧一言不发。

‘我在问你呢!小子!’马丁终于忍不住冲对方吼道,他的耐心也是有限的,而现在正好用完了。

‘你给我听着’马丁一把罗伊拉倒自己眼前,用极其不耐烦的口气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以为你是这个家里的老大,是男子汉;你以为你在保护你妈妈,而我是个从你手上把她抢走的大恶人!’说到这里马丁顿了顿,想到自己刚加入这个家庭不久,他实在不想训斥眼前的孩子。

马丁叹了口气,用尽量缓和的语气对罗伊苦口婆心的说道:

‘你想要当男子汉保护家人的心情我能理解,毕竟谁不是这样长大的。但是有你一定要弄清楚:我不是什么坏人,我不是来抢走你妈,也不是来破坏你们生活的。’

 

‘明白了吗?’

马丁用一种豁出去的精神支撑着自己,用尽量真诚的眼神直视对方的眼睛。

-----该说是意外还是意料之中,罗伊似乎并没有理解马丁的苦心【至少是马丁告诉他的苦心】。不过罗伊给出的恶劣反映着实超出了此情此景所能合理搭配的逻辑。

只见男孩的眼角被忽如其来的笑意拉的下弯,而眼神中的暴躁与恶意却没有因此稀释一丝一毫,两片本应柔和到令人忍不住亲吻的嘴唇在面部肌肉的作用下向两边拉开,配合着那满带嘲弄的眼神,在马丁眼前组合成了一个乖张暴戾的笑。

‘马----丁,马丁·威尔----’罗伊半嘲弄的念着对方的名字,他用一种狂傲的姿势抬起头,脸上还带着方才打架留下的淤青和汗污。

‘少用你那学校小混。。。。。。’

‘你是白痴吗?魂淡马丁!’还没等马丁说完,罗伊便恶声恶气的打断了他的说教。

只见那十一岁的瘦小男孩居然一把拽过继父的领子,恶狠狠的凑到对方脸边,小声恶语道:

‘你以为我会稀罕那该死的老太婆?可怜的蠢蛋!’

说完,罗伊松开了马丁的领子,转身自顾自的走了。

直觉告诉马丁,不要叫住罗伊。

 

万幸的是,罗伊并没有乱跑,只是一言不发的快步在马丁前面走着而已,时不时地还不耐烦的踢几脚路边的石子。就这样一小一大,一前一后,两个人在一种古怪的气氛下向家迈进。中途,马丁停下来在路边的速食店里买了迟到的晚饭,罗伊很有默契的停下了脚步,站在路灯光无法照到的阴影中背对着马丁,静静的等待。。。。。。

 

二人一前一后的回到了家,跑来开门的艾伦已经准备好上床睡觉了。怯懦的男孩像是女主人一样伸手去帮马丁挂外套,却被马丁递了一手速食店的纸袋。

‘去吃点东西吧。’马丁温和的说,他有些脱力。罗伊方才的那些话让他的脑子放弃了运转,他现在已经连气都生不出来了。

接过纸袋的艾伦有些不解的望向了站在一旁的弟弟,却被罗伊冰冷的眼神吓得缩起了脖子。只见他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般,夹着尾巴去了餐厅。马丁看着他的背影再看看身旁低着头的罗伊,忍不住叹了口气。

‘和你哥哥一起去吃点什么吧。’马丁的语气里透露着浓浓的乏力感。

罗伊什么也没有说,只见他关上了身后的门,一言不发的跟上艾伦。

马丁感觉自己的身上有什么东西开始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三个人,坐在餐桌边,各自意兴阑珊的看着自己眼前的食物,气氛沉闷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艾伦首先撕开了汉堡的包装纸,小口咬了起来,过分充足沙拉酱被牙齿的咬合从两片面包间挤了出来,粘到了男孩淡粉色的嘴角。此时的马丁一点胃口也没有,听见包装纸的沙沙声,马丁将视线从眼前的桌面抽离,扭头看向方才打破沉默的艾伦。

他到这是才注意到艾伦今天并没有穿着往常睡觉时常穿的t恤。

是的,当然他自然清楚男孩们的母亲从来没有给他们准备专门的睡衣,所以艾伦和罗伊睡觉时没有固定的装束,时常就是一件宽松的t恤搭配着短裤了事。

然而,此时艾伦身上却套着本该属于他母亲的白色罩衫。衣服稍长的下摆刚好盖到男孩大腿的中部,差不多刚好遮住艾伦那条印着灰色条纹的内裤,两条过细的腿在桌子下晃悠着,为大人设计圆领松垮的挂在男孩的肩膀上,露出大片雪白的皮肤,灯光透过女装罩衫半透的质料,隐隐约约的映出艾伦细瘦的腰肢。

马丁感觉自己有些当机了。

‘艾伦?’

男人小声询问着自己的继子。

艾伦闻声抬起了头。

‘你为什么穿着你妈妈的衣服?’

‘因为我刚才不小心把衣服弄湿了。’艾伦诚恳的回答道。他用他那双湛蓝的下弯眼看着马丁,嘴角的沙拉酱还来不及舔掉,一副理所应当莫名其妙的神色,脸上的表情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可惜,马丁知道他在撒谎,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

‘这样啊。。。。。’

-----‘你不是还有好几件t恤么?’

马丁本来想这样反问,但是他没有 。

-----今天晚上,他实在不想再多事了。

当然,很可惜的是,他没有注意到罗伊此时投向他的冰冷视线。

 

马丁低头吃完了自己的那份已经算不上是晚餐的食物,味同嚼蜡。

他感觉自己人生中的一些东西要开始崩塌了。

 

渣手绘)好想看哭哭的查尔斯,于是就这样画了
无比偷懒的躺在床上用床头的活动铅笔画的_(:3 」∠ )_懒死我了

画到一半,忽然发现忘记话墨镜了【orz】轻喷 大概是砂の惑星

沒耐心畫下去了

听歌的时候忽然有个双br的脑洞(鲨美拉郎 污垢x羞耻):
布兰登出门约x的时候再街边碰到了女装的布鲁斯,然后两个人去附近的旅馆嘿嘿嘿了(喜闻乐见)。第二天,在布兰登醒来之前布鲁斯已经离开了,两人至此之后应该没有什么交集了。但是几个礼拜后布兰登又一次碰到了女装在外的布鲁斯,两个人又自然而然的去嘿嘿嘿了。中途布兰登无意间听到对方一句“我丈夫是布鲁斯-罗伯特森警长”。几天后布兰登意外的碰到了布鲁斯,并听见有人叫他“布鲁斯-罗伯特森”然后发现了对方的秘密。其实早在第一次约x之后,布鲁斯就发现了事情不对(第二天醒来发现身边有一个男人什么的,自己又穿着女装)努力想把事情从脑子里面抹掉,谁知道几个礼拜之后又来了一次。这时候布鲁斯又在身边都是同事的情况下碰到了布兰登。布鲁斯本来想装作不认识布兰登糊弄过去,谁知道对方已经知道了一切。而且考虑到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发病并碰到对方而且身边都是同事,布鲁斯决定还是收买对方,让对方封口的好。于是两人相约晚上见面。见面时,布兰登答应了不把对方的事情说出去(本来他也就没有想要说出去,也不想要什么好处)两人达成共识决定就这么散了。就这么相安无事又过了几个月,结果一天晚上不烂咚出门跑步的时候碰到了被一群混混围堵的女装布鲁斯(这里可以有点污垢的原剧情)不烂咚带着布鲁斯从混混手里逃跑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大概是看不下去了吧。然后两人回到布兰登的家中。布兰登帮布鲁斯处理了伤口,期间布鲁斯从“卡洛”的状态下醒来,发现身处布兰登的家中十分惊异,并冲着布兰登发起了火。布兰登虽说对对方的不领情有些恼火,但是他知道对方的毛病于是也没有说什么。但是布鲁斯讽刺起布兰登的性瘾,嘲笑他连对象是男人也不在乎。布兰登生气了。于是两人吵了起来。最后气愤的两人打了起来,两败俱伤。打不过对方的布鲁斯自暴自弃地对布兰登说“要不我们就这样试一试吧,就这样男人和男人,反正你也不会在乎”布兰登想要拒绝,但是布鲁斯脱下布兰登的裤子帮对方x了。布兰登的本能战胜了理智。。。
后来两个人常常就这样干一发。但布鲁斯还是每次都穿着女装去找布兰登,不论自己是否在“卡洛”的状态下。他一直对同性恋带有恐惧与自卑心理,却在碰到布鲁斯之后发现自己有那么一点倾向,他不愿意面对这样的自己,于是催眠自己:布兰登不会喜欢作为男性的自己。并对自己曾经对布兰登的嘲笑有点内疚。于是两个人就这样相处了一段时间。(这个时候两个人彼此应该有点感觉了,但是双方又死活不承认)
终于有一天,布兰登提出了要和男装的布鲁斯嘿嘿嘿。布鲁斯气愤的拒绝了对方,他就是不肯承认自己的倾向。于是两人又起了争执,布兰登一句“你为什么不肯面对自己”戳中了布鲁斯,于是布鲁斯回击道“你不是也一样,看看你东藏西藏的那些东西,和在公司卫生间里撸管的行为吧!”。布鲁斯气愤的离开了。两个人就这样散了,彼此的生活又一次陷入了绝望。两个人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对对方的感情,但是有恐惧心理的布鲁斯又不愿意承认,渴望正常生活的布兰登又不想再一次牵扯上什么。于是两个人的生活没有了交集。布兰登继续自己过着混乱的日子,布鲁斯依旧时不时的犯犯病欺负欺负同事。
终于布鲁斯决定去再去找一次布兰登,于是他去了对方的公寓,穿着平时的男装。谁知道布兰登那天不在家。(布兰登出差去了,布鲁斯不知道,还以为对方在躲自己)于是布鲁斯开始上街寻找布兰登,结果并没有找到。第二天晚上,布鲁斯穿上女装,上街去寻找布兰登(这里不说明这时候的布鲁斯到底是他自己还是“卡洛”但是他自己也开始相信“布兰登更加喜欢女装的自己”这个暗示了)那些和亚裔死亡案有关的混混又一次捉住了他,然后接下来就是污垢原剧情,直到上吊为止。
布兰登回来之后并不知道布鲁斯的死讯(毕竟都是布鲁斯来找布兰登或者在街上碰到,布兰登不知道地方的住址,而且布兰登也不想去和对方有关联了,同时他也认为布鲁斯不会想要见到自己)
然而当他检查电话留言,准备把自己妹妹那些烦人的留言删掉的时候却看的了陌生的号码打来的未接电话。布兰登回拨了,接电话是个公事公办的声音,告诉布兰登自己是为了通知他布鲁斯已经去世而打的,自己是他的同事,打给他是因为布兰登手机里面有不少他的电话,只是通知一下。。。(接下来应该和羞耻的结局差不多的剧情)
救赎失败
脑残脑洞一个,轻喷

虽说是个人感想,但是忘周知

讲真真的很不理解那些看到乱伦情节就反胃的和那些碰到父爱如山和德国骨科就凑上去的。个人觉得一些作品中出现这一类情节不代表这个作品就恶俗了。恶不恶俗这一点主要在于:你弄出这些情节是为了博人眼球还是为了表达情感和引人深思。(同性恋情节亦然)

意外發現蠻美的

我快闲死了

暂时就这样了

不想继续画了,这是我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