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孝最近不开心了

阿孝不开心,贞德 很不开心

画了一只一点也不像托比的托比_(:3 」∠ )_内心彷徨,质疑自己

渣手绘)好想看哭哭的查尔斯,于是就这样画了
无比偷懒的躺在床上用床头的活动铅笔画的_(:3 」∠ )_懒死我了

画到一半,忽然发现忘记话墨镜了【orz】轻喷 大概是砂の惑星

沒耐心畫下去了

听歌的时候忽然有个双br的脑洞(鲨美拉郎 污垢x羞耻):
布兰登出门约x的时候再街边碰到了女装的布鲁斯,然后两个人去附近的旅馆嘿嘿嘿了(喜闻乐见)。第二天,在布兰登醒来之前布鲁斯已经离开了,两人至此之后应该没有什么交集了。但是几个礼拜后布兰登又一次碰到了女装在外的布鲁斯,两个人又自然而然的去嘿嘿嘿了。中途布兰登无意间听到对方一句“我丈夫是布鲁斯-罗伯特森警长”。几天后布兰登意外的碰到了布鲁斯,并听见有人叫他“布鲁斯-罗伯特森”然后发现了对方的秘密。其实早在第一次约x之后,布鲁斯就发现了事情不对(第二天醒来发现身边有一个男人什么的,自己又穿着女装)努力想把事情从脑子里面抹掉,谁知道几个礼拜之后又来了一次。这时候布鲁斯又在身边都是同事的情况下碰到了布兰登。布鲁斯本来想装作不认识布兰登糊弄过去,谁知道对方已经知道了一切。而且考虑到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再次发病并碰到对方而且身边都是同事,布鲁斯决定还是收买对方,让对方封口的好。于是两人相约晚上见面。见面时,布兰登答应了不把对方的事情说出去(本来他也就没有想要说出去,也不想要什么好处)两人达成共识决定就这么散了。就这么相安无事又过了几个月,结果一天晚上不烂咚出门跑步的时候碰到了被一群混混围堵的女装布鲁斯(这里可以有点污垢的原剧情)不烂咚带着布鲁斯从混混手里逃跑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大概是看不下去了吧。然后两人回到布兰登的家中。布兰登帮布鲁斯处理了伤口,期间布鲁斯从“卡洛”的状态下醒来,发现身处布兰登的家中十分惊异,并冲着布兰登发起了火。布兰登虽说对对方的不领情有些恼火,但是他知道对方的毛病于是也没有说什么。但是布鲁斯讽刺起布兰登的性瘾,嘲笑他连对象是男人也不在乎。布兰登生气了。于是两人吵了起来。最后气愤的两人打了起来,两败俱伤。打不过对方的布鲁斯自暴自弃地对布兰登说“要不我们就这样试一试吧,就这样男人和男人,反正你也不会在乎”布兰登想要拒绝,但是布鲁斯脱下布兰登的裤子帮对方x了。布兰登的本能战胜了理智。。。
后来两个人常常就这样干一发。但布鲁斯还是每次都穿着女装去找布兰登,不论自己是否在“卡洛”的状态下。他一直对同性恋带有恐惧与自卑心理,却在碰到布鲁斯之后发现自己有那么一点倾向,他不愿意面对这样的自己,于是催眠自己:布兰登不会喜欢作为男性的自己。并对自己曾经对布兰登的嘲笑有点内疚。于是两个人就这样相处了一段时间。(这个时候两个人彼此应该有点感觉了,但是双方又死活不承认)
终于有一天,布兰登提出了要和男装的布鲁斯嘿嘿嘿。布鲁斯气愤的拒绝了对方,他就是不肯承认自己的倾向。于是两人又起了争执,布兰登一句“你为什么不肯面对自己”戳中了布鲁斯,于是布鲁斯回击道“你不是也一样,看看你东藏西藏的那些东西,和在公司卫生间里撸管的行为吧!”。布鲁斯气愤的离开了。两个人就这样散了,彼此的生活又一次陷入了绝望。两个人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对对方的感情,但是有恐惧心理的布鲁斯又不愿意承认,渴望正常生活的布兰登又不想再一次牵扯上什么。于是两个人的生活没有了交集。布兰登继续自己过着混乱的日子,布鲁斯依旧时不时的犯犯病欺负欺负同事。
终于布鲁斯决定去再去找一次布兰登,于是他去了对方的公寓,穿着平时的男装。谁知道布兰登那天不在家。(布兰登出差去了,布鲁斯不知道,还以为对方在躲自己)于是布鲁斯开始上街寻找布兰登,结果并没有找到。第二天晚上,布鲁斯穿上女装,上街去寻找布兰登(这里不说明这时候的布鲁斯到底是他自己还是“卡洛”但是他自己也开始相信“布兰登更加喜欢女装的自己”这个暗示了)那些和亚裔死亡案有关的混混又一次捉住了他,然后接下来就是污垢原剧情,直到上吊为止。
布兰登回来之后并不知道布鲁斯的死讯(毕竟都是布鲁斯来找布兰登或者在街上碰到,布兰登不知道地方的住址,而且布兰登也不想去和对方有关联了,同时他也认为布鲁斯不会想要见到自己)
然而当他检查电话留言,准备把自己妹妹那些烦人的留言删掉的时候却看的了陌生的号码打来的未接电话。布兰登回拨了,接电话是个公事公办的声音,告诉布兰登自己是为了通知他布鲁斯已经去世而打的,自己是他的同事,打给他是因为布兰登手机里面有不少他的电话,只是通知一下。。。(接下来应该和羞耻的结局差不多的剧情)
救赎失败
脑残脑洞一个,轻喷

虽说是个人感想,但是忘周知

讲真真的很不理解那些看到乱伦情节就反胃的和那些碰到父爱如山和德国骨科就凑上去的。个人觉得一些作品中出现这一类情节不代表这个作品就恶俗了。恶不恶俗这一点主要在于:你弄出这些情节是为了博人眼球还是为了表达情感和引人深思。(同性恋情节亦然)

意外發現蠻美的

我快闲死了

暂时就这样了

不想继续画了,这是我儿子